选择区域 / 语言ENGLISH

诺贝尔经济学奖:理论前沿与现实关照

浏览量:29043日期:[2013.04.02]

诺贝尔经济学奖:理论前沿与现实关照

20121018  时代周报  作者:余岭

    201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再次花落博弈论。哈佛大学的罗斯(Alvin Roth)和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沙普利(Lloyd Shapley)凭借稳定配置理论和市场设计实践The theory of stable allocations and the practice of market design)而获奖,但他们都不是经济学科班出身罗斯虽然现在是经济学教授,但他本科、博士都是学运筹学,他自称很晚才成为经济学家;沙普利是数学博士毕业,后来同时任教于UCLA的经济学系和数学系。我自认为是个数学家,而这个奖是经济学奖。他对美联社(AP)表示,我一辈子没有学过经济学课程。

  在他们之前,已有很多位博弈论研究者获得诺奖—1994年的海撒尼、纳什和泽尔滕,2005年的奥曼和谢林,2007年的赫维茨、马斯金和梅耶森。这种趋势不免让人们担忧:经济学前沿理论研究的数理化是不是说明,经济学研究越来越不食人间烟火、缺乏对现实的关照?事实上,这一次的诺贝尔奖评选结果恰恰说明了经济学前沿对现实问题的关注,两位学者获奖的依据—“稳定配置理论和市场设计实践也说明了诺奖对理论实践的并重。

  理论前沿的一端是现年89岁的沙普利。沙普利从事的高度理论化的研究始于20世纪50年代,他最初研究的是配偶之间为何会选择对方。1962年,数学家盖尔(David Gale)和博弈论学者沙普利发表了一篇名为《大学录取和婚姻稳定》的文章,首先提出了后来被称为盖尔-沙普利算法的稳定配对(stable matching)问题。不管男女各有多少人,也不管他们的偏好如何,应用盖尔-沙普利的策略,当双方的喜好都得到满足时就实现了一个稳定的匹配。换句话说,他们证明了稳定的婚姻搭配总是存在的。瑞典皇家科学院说,沙普利的算法确保了稳定的匹配,并成功限制了介绍人操纵匹配过程的动机

  而现实关照的一端则是现年60岁的罗斯。配对是许多市场和社会机制的基本属性。比如,劳动者与工作岗位、丈夫与妻子、医生与医院,以及肾源和病人,这些都相互匹配。罗斯开始将沙普利的理论研究用于解决这些实际问题。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罗斯先是考察了用来将医学院毕业生分配到医院的住院实习医师系统,并确定这个系统可以形成稳定匹配2004年,罗斯帮助重新设计了纽约市高中生择校入学过程。根据旧的系统,学生要列出自己最希望进入的五所高中。而学校则更可能接收那些将自己列为第一选择的学生。经过三轮选择后,剩下的学生通过行政过程分配给高中,每年有约三万名学生被分到他们未选的学校。罗斯根据沙普利和盖尔最初的算法,设计了一个新的系统,解决了这类问题。新系统实施的第一年,被分到自己未选的学校的学生人数减少了90%

  在结果公布后接受诺贝尔奖委员会电话采访时,罗斯坦言对理论的应用很有兴趣,他说,经济学是关注现实生活的。在他现在开设的课程中,一门叫做市场设计,另一门叫做实验经济学。实验经济学就是进行实验,把经济学带入实验室,或者在这个领域里建立可控条件,以帮助人们理解不可控环境中发生的现象。而市场设计是有关市场运行的细节的,理解了足够的市场细节,就可以在市场失灵时修复它。

  可见,无论是配对理论也好,市场设计也好,都是要解决价格机制不能发挥资源优化配置的功能,或者其他市场失灵的问题。这对现在陷入停滞的全球经济而言,都极具现实意义。过于迷信市场的自我修复能力的市场原教旨主义者,或者过度依赖政府看得见的手干预的凯恩斯主义者,也许都不是危机的对症药方,反而可能延误时机,或者加重病症。相对而言,制度设计可能是更加理性的选择。

  总之,这次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评选秉承了诺奖一贯的严苛标准:一个杰出的理论贡献必须经过足够长时间的检验。上世纪60年代,盖尔-沙普利的算法虽然着眼于对现实问题的研究,但似乎过于阳春白雪,很难说有什么现实意义。但经过50年的发展,这一成果却在深深地影响政策与实践,以及经济理论。

相关链接 |